对话松材人丨方灿良:走积攒真本事的踏实人生路

2022-09-01
164
正文字体:

方灿良,骨水泥材料团队现场负责人,党龄23年

科研微观

 

问:您从事科研工作几年了?可以通俗地介绍一下您的研究工作吗?

我一直都是从事生物医药方面的工作,已经十几年了。现在做的方向人工骨材料,通俗点就叫骨水泥,大家都知道建筑用水泥,往水泥里加上水之后,搅拌变成糊状,经过一段时间,就会硬化成型。我们的材料也很相似,用在骨科手术中,比如骨折,把人工骨材料填充入骨缺损的地方,它后期固化能够起支撑作用,并促进骨头的生长。

问:是什么机缘让您从事这方面研究的?您对于现在从事的这个工作有一个什么样的期望?

对我来说,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,本来学习的就是化学专业,一直从事生物医药领域工作,有做科研的经历、也有在公司做高管的经历,做过不少研发之后产业化转化生产方面的项目。刚好邱老师有这个样板工厂项目立项,就过来一起做了。

医药行业有严谨、独特的行业规范,你必须按照行业里面要求的研究内容、注册、审批流程走,当然不同的产品细节还都不一样,最后需要拿到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医疗器械注册证,才真正意义上走到能用于人体、销售获利的那一步。我们现在已经处于临床阶段,正在按照规范要求踏踏实实的做。我们希望产品能早日进入医院,让患者能用上。

问:从学生到现在的科研、产业化工作中,有哪些感悟可以给我们分享一下?

第一点,做科研的话,拿到一个漂亮数据就可以发文章。做产业化、做公司,对待数据结果的考量就完全不一样,你的产品、技术需要有稳定的数据,并不需要漂亮的数据。稳定是指出现一两个特别好的没用,特别差的一个也不能出现,偏差要小。在生产上,不讲究工艺的高大上,需要用相对最简单的设备、最少的人工成本去做好我们的产品,才能体现出更好的商业价值从而被市场接受。

第二点,做管理是一个很宏大的课题,结合自己多年的工作体会,管理者粗略的可以分为三个层次,第一个层次,以权服人,就是指要求下属必须服从上级指示,因为上级是掌握权力者;第二个层次,以技服人,指管理者有很强的业务能力、能解决很多难题,下属也愿意听从;第三个层次,以德服人,指下属觉得上级不错,相信跟着奋斗能做出点名堂,能够心甘情愿的跟着干。创业初期事情是比较繁杂的,面临人手不够,架构不全,很多时候既要当爹也要当妈,什么都得做,都得顶。在外,需要靠真本事去拿到融资、为公司创造可持续发展的条件;对内,要逐步立好规矩、凝聚好一起冲锋陷阵的同事们,共同推进项目,这两方面,事无巨细,都不是易事。

第三点,做科普工作很有必要。传统的教育本身还是更偏向理论学习,学生对于科学的接触其实并不太多,做科普能帮助学生对科学有更直接的了解与体会:科学不是遥不可及的高大上,科学家也不是神仙。通过做科普、带学生到实验室走走,拉近学生与科学、科学家的距离、让他们对科学产生兴趣、知道通过自己的努力和积累,也能成为科学家,这就很好了,科普能吸引更多对科学感兴趣的接班人。提升大众的科学素养、培养科学意识很重要。

问:有哪些品质您觉得对于从事科研工作者来讲比较重要?想给从事这个工作的后浪哪些寄语?

要有一个积极乐观的好心态,遇到问题就去想法解决它,不要怕、不要缩,即使失败、掉坑,也要积极往好的方向想,“塞翁失马”嘛,任何事都是有两面性的。

另外一个还是得多学习,有积累才有储备、有储备才能运用,避免书到用时方恨少。我个人是很喜欢毛泽东思想,有很多话语言简意赅、很受触动,积累多了在想问题、看问题时会更豁然开朗。

 

畅聊畅想

 

您的科学家榜样是谁?如果你们一起遛弯,最想和他聊些什么?

“两弹一星”的科学家们都让人敬佩。

当时的经济投入、科研条件和现在是完全不能比的,他们身上体现的艰苦奋斗、无私奉献、不计较个人得失的精神,特别值得我们学习和传承,很希望听他们亲身讲述是如何做到的。

从小到大我们都对很多红色故事耳濡目染,哪个红色故事让您印象很深刻?还记得当时知道这个故事时的心情吗?

的确大家都知道很多红色故事,如潘冬子、张嘎、江姐等等,都耳熟能详。还是接着上一个话题提到的科学家说一下郭永怀,他是坠机牺牲的,坠机时和警卫员紧紧抱着、保护绝密文件的事迹直击内心。他的夫人李佩也是值得尊敬的。大家可以了解一下他们的感人故事。

郭永怀

有人说躺平才是我的生活、有人说奋斗才有意义,请问您理想的生活状态是怎么样的?

先不说奋斗,人至少要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意愿,这个美好生活除了指物质生活外、更重要的是精神生活。人还是得有点事做、有些目标追求。这样才能过得充实。每一代人还是有每一代人的机遇,我也在为我的目标而努力。有些人盲目追求名牌奢侈品,这种“美好生活”不值得推崇,更多的是一种虚荣,一种缺乏精神追求的体现。

如果阿拉丁神灯许您一个愿望,您会许什么?

大家都很熟悉这个神话故事,但我不大喜欢靠幽灵协助而实现的愿望,这是一种不劳而获的成果。当然我有自己的期望所在,希望再过些年,实验室成长为国内外著名的科研机构,多年以后回想或谈论起来,能自豪的说我们曾经真真切切地为实验室添过砖、加过瓦,是实验室的一份子,尤其在实验室成立的早期贡献过一份力量,会很有成就感。

 

 

撰稿:方灿良 × 实验室党总支